这几天一直在下雪

 这几天一直在下雪。

   (一)


   上周五家长会后,带文文回家只住了一晚,周六即把她送回学校。之后我一直过着的还债式封闭书房的昏天黑地的生活,偶尔抬眼望见窗外小广场上一篇洁白,哦,又下雪了。周天老公在外酒足饭饱后向我汇报说:外面下起了鹅毛大雪……


    被债务几近压垮的我,跳起了说:老公我们出去堆个大雪人吧!老公先是一愣,后即很爽快的答应了。我们两个中年人,全副武装,带好装备,冲出家门,乐不颠滴堆起了雪人。老公还不忘把邻居吵了下了,一起堆,美其名曰:快乐的事情一起做!是啊,有多久没这样和孩子们一样疯狂了。在一边堆雪时,我还我不时用雪球追打老公,可惜他已没有了曾经的灵活和善斗,不过是回头看看我笑笑,很少有反击。我玩着无趣也就一心堆雪人了。雪人堆得很大很大,胖胖的身体,大大的脑袋,还有大大的红萝卜鼻子和红萝卜切片后做得大大的眼睛,还有长长的红围脖,树枝做得胳膊。这雪人做好了,我咋看也像个中年雪儿,难不成中年人堆得雪儿也似中年人这样的臃肿和沉闷。心想:文文在家就好了,她总会有好主意让雪儿更漂亮的。


(二)


    周一,一大早老公就跑去单位扫雪了。我没接到通知,所以还是按平时的时间上班。到单位发现男同事们也在扫雪,并且一直扫到晚上,单位院子里的,大马路上的雪都要清扫。领导们还很照顾我们女士们,一直是男同事们冲锋在前清扫着。


    周二,由于任务太重,呵呵,我们这些女同志也出去扫雪了。从8点多一直到11点多,整整一上午,好累啊,好饿啊。手、耳、脚、腿、冷得不行,腰啊,肩啊酸痛得不行。平时很少有这样的锻炼,很多女同事累的不行不行的。回到办公室把隔壁小学教研室里李老师带来的一大包炸油香统统消灭了,还都每人猛喝了几杯水。


(三)


    下雪天本是我最喜欢的天气了,2012年的年末和2013年的年初,总是不经意间和雪天相遇。


    2012.12.20,刚出济南站,迎接我的即是漫天飞舞的雪片,21日全天直到傍晚我赶往北京,在济南站等玩点的动车,亲近的还是一样的雪片。


    2012.12.27,在我赶往苏州的路上,车窗外能遇见的还是大大小小的雪片,只是近苏州调皮的雪儿不见了摇身变成了温婉的苏雨。在随赵校一起赶去张家港的路上,这雨儿也是一路跟随不曾停歇。在张家港的这几日,一直是在这样雨天行走:在雨天上课;在雨天参加论坛讨论;在雨天从东到西,从西到东的参观学习……在到张家港的路上,朋友早就信息我说南方的阴雨连绵的天气会影响心情,不知为何,我倒是没有被影响到。


    29日的返程却是突遇了苏州的漫天飞舞的大大的雪片,尽管雪儿落地即化,但这样的天气在苏州人眼里也是不常见的了。有点痴和疯的我竟然在苏州这样大的雪天里淋雪了,羽绒服几近湿了大半。来自北方的家的信息是:家里的雪已经影响了出行。心中默念:赶往东站接我的老公需要早早的出发并小心的驾车才好。


    (四)


    还真是和雪天有感情有感觉。记忆中大学时,男友从千里之外的城市赶来看我时,也是在大雪天。


    他都没有穿棉鞋,一看我在信中同意他来看我,就火速买了火车票跑来了。他带我去看了第一场电影,历史片,好像是秋收起义。往返的路上我们都是坐11路车的(步行即11路),呵呵,那会儿他特别喜欢走路。那么滑的雪路,他只是不停的提醒我小心走路,却不敢有搀扶和牵手。从火车站到我们学校有二路车的,但在我送他返程的时候坚持要步行,走在一片洁白的世界里,不感觉到冷,他不舍得那么快的走,我们来来回回地送,他在雪中傻傻地为我反复地唱那个年代流行的所有的歌:小芳、花心……据说是他在外语听力课上换了带子学会的,呵呵,他那是正处于爱显摆的年纪。现在他是基本上不做那样的事了。


(五)


    记忆中和我的学生们在一起的最快乐的场景也是在雪中吧。我喜欢雪,一下雪就带着学生们出去赏雪玩雪,孩子们喜欢,我也喜欢,每每是玩疯了分不清哪是老师哪是学生,雪球不分师生照样滴狠狠滴砸去。时至今日我的学生们可都快乐着?


   ……


   我喜欢雪,更喜欢那些发生在雪天里的故事…………

发表评论